•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怎么用宙斯浏览猫咪 ,5?社区免费视频sq

    来源:博尔塔拉日报

    POST TIME:2020-4-3 17:59

    01阳光照射进霍格的病房,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盖着厚厚地棉被,身下是异常柔软温暖的麦草垫子。透过窗子的阳光让他眼睛睁不大。霍格试着坐起身子,但由于身体虚弱,他的努力没有成功。病房的门开了,走进一个漂亮的女护士,她是小兰。小兰看见霍格醒了,高兴的叫起来,道:“他醒了,他醒来了……”小兰放下手中的脸盆,急忙走到霍格的床前道:“你醒了,太好了。”霍格看见小兰激动的样子,听到她关切的话语,轻轻地点了点头。正在外面晾衣服的凯瑟琳·霍尔和小惠听到小兰的叫声,急忙停止手中的事情,两个人一前一后快步走进霍格的病房。凯瑟琳·霍尔站在霍格身边,看着霍格的双眼,道:“你终于醒了。”霍格点了点头。凯瑟琳·霍尔道:“真是太好了,你昏迷了一个月星期,今天总算醒来了。你是英国人,名叫乔治·霍格对吧?”霍格再次点了点头。小兰、小惠站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霍格。02卡车司机撞断了一根电线杆,电线落在烧饼铺的屋顶上。烧饼铺的老板正在和卡车司机、艾黎等争吵赔偿问题,双方争吵激烈。周围全是烧饼铺老板的邻居。烧饼铺老板身上裹着一条蓝色的围裙,穿着大棉袄,手里拿着一根烧火棍,站在卡车司机面前大骂,道:“你小子也太坏了,这电杆杵在好几年了,也没有见谁把他怎么样。今儿你非把它撞倒不可,你要不把它恢复原来的样子,你小子就别想走。”几个已经占据了卡车驾驶室和车头的青年人都跟着大骂。青年甲道:“让他赔,赔不起就别让他们走。”青年乙道:“将这些人全部扣下来,让他们修,什么时候修好什么时候走人。”青年丙道:“把汽车扣来下,让他们走人。”身后有很多人随口附和道:“好,好,就这么办。”卡车司机理直气壮起来,叫道:“好吧!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是不想走了,留在你们这也很好。”烧饼铺老板吼道:“吆喝!你小子还给我摆谱耍狠是不是?”卡车司机将头一偏,爱理不理的答道:“不敢,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青年乙道:“这小子不老实,揍他,看他还嘴硬吗?”烧饼铺老板挺身而上,冲上去抓住卡车司机的脖子,使劲往地上摁,道:“叫你小子嘴硬,再硬打掉你的门牙。”卡车司机被摁在地上一动不动,脸色涨红,道:“随便你,我还是那句话,你想怎样就怎样吧。”青年乙挥动着拳头,道:“揍他,揍死这小子,看他还狂不狂。”几个青年随后扑了上去。艾黎见状,担心惹出事端,急忙上前拦住几个人。贺川丰彦和医疗车司机也加入其中。烧饼铺老板见艾黎等人出面劝架,便放开手。卡车司机老板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自己衣服上的土。艾黎上前一把将他拉了过来。艾黎对着烧饼铺老板说道:“老板,你别着急,有什么事情我们商量。”烧饼铺老板道:“好说,你拿300元出来,这事就算没发生,你们走你们的,我们不拦。”艾黎为难的看着烧饼铺老板道:“老……老板,你……看……能不能……少点,我们……身上也没多钱了。”烧饼铺老板道:“不行,我已经很少了。”艾黎只好在自己的衣服兜里翻来翻去,最后凑齐了300元,递给了烧饼铺老板。烧饼铺老板接过钱数数,道:“够了,你们走吧!”03外面阳光和煦。凯瑟琳·霍尔正在给小山羊刷毛,一边刷毛,一边自言自语道:“羊儿啊!你真是太好了,多晒晒太阳,多产些奶啊!”病房门“吱”的一声打开,霍格站在门口,阳光刺的他眼睛难以睁大,他抬起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在眼前遮挡阳光。凯瑟琳·霍尔听见门声响起,扭头一看,见是霍格站在门口,忙起身走过去。凯瑟琳·霍尔道:“霍格,你起来了?真是太好了。”霍格看着凯瑟琳·霍尔,道:“霍尔医生,太感谢你了,我好多了,你真让我感动。”小惠正在傍边洗衣服,闻言而笑,道:“你感激算对了,说明你有良心,多亏我们霍尔医生天天精心照顾你,你才能下地走路,否则,都不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呢!”凯瑟琳·霍尔微微一笑,道:“别听她乱说。你能恢复这么快,我很高兴,说明你身体的抵抗能力很好。”霍格道:“如果没有你的照顾,我的身体就是再好,也不会恢复这么快。”小惠接着又说道:“你照照镜子,你看你现在白白胖胖地,那像个病人,也多亏了它?”霍格不解的问道:“谁?”小惠用眼睛和下颚看着小山羊,道:“它。”霍格不知道如何回答,尴尬的看着凯瑟琳·霍尔和小惠。小惠调皮道:“看什么看,你应该走过去对着小山羊说,我很感激你。”说完呵呵的笑起来。凯瑟琳·霍尔和霍格也跟着笑了起来。凯瑟琳·霍尔道:“你是干什么的?”霍格道:“我是合众国际社的记者,我去北京采访,被日本特务监视,后来一个人就逃了出来。”凯瑟琳·霍尔恍然大悟,道:“哦!原来这样,我说怎么会在一个小乡村看见你。”霍格道:“到了乡村客栈那晚,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凯瑟琳·霍尔道:“当时你发高烧,深度昏迷。乡村客栈的条件根本无法治疗你的病情,我们就将你带到这里。”霍格向四周看了看,道:“这是什么地方啊?”凯瑟琳·霍尔道:“这个村子叫宋家庄,离北京很远了。这个地方是共产党八路军的根据地,很安全,你不用担心什么。”霍格高兴道:“是吗!那太好了。共产党我了解,我去过延安,那里实在太好了。”凯瑟琳·霍尔道:“噢!你去过延安,怪不得你如此高兴。”这时从外面的操场上传来一声吹哨子的声音。霍格道:“这声音很熟悉,我在延安听过。”凯瑟琳·霍尔道:“这是村里民兵训练的声音。”霍格道:“这真是太好了。我本来是计划逃出北京到陕西宝鸡去,参加那里的中国工业合作社运动。现在既然到了这里,我可以花点时间了解一下共产党八路军根据地的情况。”凯瑟琳·霍尔道:“你的想法很好,应该没有问题,根据地欢迎你这样的外国记者。”霍格道:“那太好了。”凯瑟琳·霍尔道:“你刚才提到的中国工业合作社运动是怎么回事?”霍格道:“这是由新西兰人路易·艾黎和美国人埃德加·斯诺等人发起成立的一个组织,主要是保护中国的工业生产能力,确保抗日战争的物资供应。”凯瑟琳·霍尔道:“路易·艾黎,这个人我知道,他是我老乡。看来这个运动很不错,中国确实需要这样的运动。在根据地,也需要这样的运动。”霍格道:“现在国共两党联合共同抗日,根据地理应得到抗战物资保障。”凯瑟琳·霍尔:“根据地太需要这样的物资,粮食、药品、衣物等等对根据地来说,是稀缺的物资。你可以去看看,这里的人民生活的很穷苦,他们每天在饥饿和死亡线上挣扎。他们缺少粮食、衣服,每天只吃一顿饭,而且每顿饭都是稀饭。他们身上没有棉衣,在寒冷的天气里忍凍挨饿,衣服根本无法抵御寒冷。但这里是中国最富有抗日激情的地方,人人都在为抗日战争的胜利而工作。”小兰挎着药箱,和一位年长的八路军干部走了进来。凯瑟琳·霍尔热情的迎上去,道:“孙政委,你怎么来了?”孙政委上前握着凯瑟琳·霍尔的手,笑着说:“我也没什么事情,顺路过来看看。”凯瑟琳·霍尔指着霍格道:“你工作这么忙,还老记着过来看他。”孙政委又上前握着霍格的手,笑道:“神色不错,看来恢复的很好。”凯瑟琳·霍尔对着霍格说道:“霍格,孙政委已经看过你好几次了,你一直昏迷着,孙政委每次看你,你都不知道。”霍格道:“谢谢孙政委。”孙政委道:“怎么样,能走远路吗?”霍格伸了伸胳膊,踢了踢腿,道:“应该可以吧?”凯瑟琳·霍尔听出孙政委话里有话,道:“孙政委,有什么事情吗?”孙政委道:“聂司令员听说你这有一位高大英俊的英国记者,让我把他请过去。”凯瑟琳·霍尔惊诧道:“聂司令员也知道他了?”孙政委道:“是我告诉聂司令员的,怎么样?今天行嘛?要是可以,我替他向你请个假,带他去见见聂司令员。如果不行,改天也行。”凯瑟琳·霍尔看了看霍格,犹豫片刻,对着孙政委说道:“还是过两天吧!他今天刚刚站起来。”孙政委极为爽快,道:“好吧!既然霍尔医生要我再等几天,那我只好再等几天喽!行了,我走了,改天再来吧!”孙政委说完抬腿就走。凯瑟琳·霍尔和霍格、小惠、小兰齐声道:“再见!孙政委。”04清晨,霍格行走在宋家庄的街道上。几只麻雀在枯枝上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卖烧饼、食盐、小米的小商贩敲打着手中的洋铁皮大声喊叫。一队队学生手拿木枪木刀在操场上列队排练。几个年轻的女孩子正在给房屋的墙面上涂写着“打到日本鬼子”几个大字。05傍晚时分,在宋家庄诊所霍格的病房里,霍格正在和一群孩子坐在一起,这些孩子大的十多岁,小的只有几岁,他们围坐在霍格身边,对这个外国男人颇有兴致。凯瑟琳·霍尔和小兰、小惠站在孩子们身后,高兴地看着霍格和孩子玩耍。霍格右手抚摸着一个大概只有5岁的男孩子的头,问道:“你的头怎么这么光啊!像个小灯泡。”小男孩道:“我爹给我剔的。”霍格道:“冷不冷啊?”小男孩道:“冷。”霍格把自己的棉帽取下来戴在小男孩的头上,道:“现在冷不冷?”小男孩道:“不冷。”霍格高兴的摸了一下小男孩可爱的脸,道:“不冷就好,我把棉帽送给你好好?想不想要?”小男孩兴奋道:“好啊!那你呢?你也会冷的。”霍格随手抓了下自己的头发,道:“我有头发,我不冷。”一个稍大的男孩,道:“叔叔,你会走吗?”霍格道:“我啊!可能会离开一些时间,但我现在不走。”另有一个男孩道:“你加入我们儿童社好不好?”旁边一个男孩道:“不好,他都是大人了,他应该加入青年社。”霍格看了看这两个孩子,道:“是的!我是大人了,儿童社是你们儿童的组织,我一个大人,加入儿童社很不合适。”小男孩笑着说:“那你加入青年社吧!我大哥就是青年社的。”霍格用手拍拍他的脸,道:“好啊!我就加入你大哥的青年社。”小男孩高兴的拍着双手。霍格道:“孩子们,我们唱歌好不好,我教你们唱《游击队之歌》怎么样?”孩子们齐声道:“好。”霍格将手风琴拿在手里,道:“我先唱,然后你们跟着我唱一遍。”孩子们齐声道:“好!”霍格唱道:“游击队之歌,预备唱!”一曲童声《游击队之歌》在宋家庄上空顿时弥漫开来。06霍格和凯瑟琳·霍尔并肩走在一起,沿着村子里的街道散步谈心。不时有来往的村民给两人打招呼,凯瑟琳·霍尔总是客气的点头回敬。凯瑟琳·霍尔对着霍格道:“你挺喜欢孩子,看你和他们一起唱歌时的样子,感情很投入。”霍格道:“这里的孩子很可爱,我很喜欢他们。”凯瑟琳·霍尔道:“可惜由于战争,他们吃不饱,经常挨饿,而且享受不到良好的教育。”霍格道:“但这里比国统区和沦陷区好多了,孩子们每天不用担惊受怕的生活,他们都能愉快的成长,而且在儿童社组织里学习简单的知识、培养高尚的情操,按照现有的条件,这已经很不错了。”凯瑟琳·霍尔道:“那道也是,如果能有一个好老师教导他们,就更好了。”霍格道:“现在的中国,举国抗日,老师们很难静下心来教导孩子们,特别是沦陷区的孩子们,情况更槽糕了。”道:“但愿战争很快结束,让一切都很快好起来。”霍格看着凯瑟琳·霍尔,转变话题道:“霍尔医生,你来宋家庄多少年了?”凯瑟琳·霍尔道:“有2年多了吧!我一直在中国从事医疗工作,去过很多地方,抗战爆发后,我就留在宋家庄,为这里的人民和军人进行医疗服务。这里需要我,所以我近两年一直在这里。”霍格由衷的说道:“你真是一个伟大无私的医疗工作者,看得出这里的人民很喜欢你,你深得他们的尊敬。”凯瑟琳·霍尔笑道:“现在国共两党联合抗日,这里是前线,也是后方。国民党也来,共产党也来,大家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因此这里的国民党和共产党相处的比较和谐。这里有很多组织,比如说农民合作社、青年团、儿童团、妇女社等等,所有的组织只有一个目标,发动起来,投入到抗日战争的洪流之中。”霍格道:“听起来很不错,共产党总有办法让人民抗日的热情高涨起来。我到延安之后,才对中国共产党有了很深的了解,改变了我来中国之前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凯瑟琳·霍尔道:“噢!那你以前怎么看待共产党?”霍格道:“和大多数西方人一样,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内战的始作俑者。”凯瑟琳·霍尔道:“那么现在呢?”霍格道:“现在彻底变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希望,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最关心人民,也能充分调动起中国人民同仇敌忾的抗日热情。”凯瑟琳·霍尔道:“没有想到你的改变还挺大的。国民党其实也很抗日,两党联合抗日,枪口一致对外,这点他们做的也不错。村子里每周有一个集会,国民党的县长每次都来演讲,号召民众团结起来一致抗日。你可以去听一听。”霍格道:“哦!还有这事。这倒是个很不错的建议。”07夜色中,路易·艾黎、贺川丰彦、爱德华大夫等人驱车行进在四川广元山区的小路上。一个山区客栈,在前面不远处灯光点点。艾黎看着客栈的灯光,说道:“我们一路风尘仆仆,车马劳顿。前面有一个客栈,大家休息一晚,明日赶路。”爱德华大夫赞成艾黎的提议,道:“好吧!让大家休息休息,实在太累了。”片刻之间,来到客栈门前。客栈老板早就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和客车灯光,站在外面等候多时。艾黎下车,客栈老板迎上去,问道:“住宿啊?”艾黎道:“是的。”一行人停好车辆,随着客栈老板来到屋里。艾黎道:“老板,有吃的么?给我们准备一点。”客栈老板道:“有,但要你们自己做。”艾黎冲着爱德华大夫说道:“爱德华大夫,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去。”爱德华大夫神情困顿,轻声说道:“我不想吃。”艾黎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爱德华大夫道:“也不是,就是不想吃。”柯棣华大夫道:“艾黎,他不想吃就算啦!你帮我们做饭吧!我们几个有点饿了。”卡车司机蹲在地上不出声,一个劲的抽烟。贺川丰彦,道:“艾黎,我帮你吧!走,我们一起去给大家做饭。”艾黎道:“好吧!你们几个等着,一会就好。”艾黎和贺川丰彦向厨房走去。厨房在宿舍对面的一间小屋子里。艾黎和贺川丰彦走进屋里,见地上有很多种蔬菜,厨房虽然简陋,但粮食和蔬菜却应有尽有。贺川丰彦问艾黎道:“你会做饭吗?”艾黎道:“不会。”贺川丰彦道:“啊!那怎么办?我也不会做。”艾黎笑道:“不用担心,我们做大杂烩,这个菜我拿手。”艾黎说完,在锅里放进葱、肉、土豆、白菜等,接着又加进食盐、酱油等佐料,煮沸一阵之后,再把一个香烟筒里的红辣椒粉倒进去。贺川丰彦不断向灶台里添材加火,不一会儿,锅里开始慢慢地升腾起一股股带香味的蒸汽,向院子里弥漫出去。那香味刺激着爱德华大夫的鼻子,他走出屋子,向厨房走来。爱德华大夫走到艾黎身边,带着兴奋的表情道:“我想我可以尝一点儿。”艾黎有意刺激爱德华大夫,道:“你不是不想吃吗?看把你馋的。还要等会。”08大规模的群众集会在宋家庄的麦场上进去。农民合作社的社员们举着小红旗坐在最右边,依次是举着小蓝旗的妇女合作社社员,其次是举着小黄旗的青年社社员,再下来是举着小紫旗的儿童社的全体儿童,他们整整齐齐的列队坐在麦场上,旗帜飘扬,静穆庄严。主席台上分坐着国民党的政府官员和八路军的领导,孙政委也坐在其中,正在认真听一个青年人做报告。霍格、凯瑟琳·霍尔和小惠、小兰站在周围的群众当中,一动也不动的听着台上青年的大声演讲。青年演讲完毕,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接着,当地国民党的县长走上台。此人四十多岁,身穿灰色中山装,带着眼睛,头发向后梳着,前胸的衣服口袋里插着两支金黄色的钢笔。只见他扶了一下眼睛,大声演讲道:“同胞们,兄弟们,姊妹们,我们中华民族已经到了非常危机的关头,可恶的日本鬼子已经占领了我们大片土地,他们毒杀我们的人民,掠夺我国的财富,他们一方面假惺惺地和我们谈判,一方面却出动大批的飞机轰炸我们的城镇、村庄。蒋委员长说了,日本人所答应的和平不是真正的和平,而是主人和奴隶之间的假和平,蒋委员长还说,中国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应该积极团结起来,打到日本鬼子,挽救中华民族,挽救我们的国家……。”县长演讲完毕,下面又是一阵激烈的掌声。接着孙政委走上台前,看了看下面的群众,微笑着说:“今天天气很好,看到这么多人参加今天的集会,我很高兴,这说明我们大家都在关心抗击日军的大事,也说明我们中国民众在内心深处渴望伟大的抗日战争取得全面、彻底的胜利。我们八路军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站在国共两党统一抗战的国策之上,将向日本侵略者发起最猛烈的打击……。”孙政委演讲完毕,面对台下持久热烈的鼓掌,微笑着向大家致敬。09霍格道:“霍尔医生,看得出共产党是真心想和国民党和好,一起打击日本侵略者。”凯瑟琳·霍尔道:“那当然,共产党一直都在为抗战积极工作。”霍格道:“我也应该为中国的抗战事业做些工作。”凯瑟琳·霍尔道:“霍格,你是不是想走了?”霍格道:“转眼之间,我已经在这里有一个多月了,我想,到了我应该离开的时候了。”凯瑟琳·霍尔道:“一定要走吗?”霍格道:“是的。我没有书看,我身边只有一本欧·亨利的小说集,我都已经看了好几遍了。你知道,我没有书看是很难受的。还有,我对这里的情况已经很了解啦!中国对我来说有很多需要我了解的地方,但我仅仅了解了一点点。我是一个记者,我需要不断的了解新事物。”凯瑟琳·霍尔道:“这倒也是,你应该这么做。那么你准备什么时间走?要去哪里?”霍格道:“再过几天吧!我想到宝鸡去。”凯瑟琳·霍尔道:“我知道你有这个想法。但你去宝鸡之前,你应该见见八路军的聂司令员,他离我们这里不远,在你生病昏迷的时候,他派孙政委多次来看你。”霍格道:“我也希望能见到八路军的聂司令员,更多的了解共产党这支武装。”10路易·艾黎、贺川丰彦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中国工业合作西北总社所在地陕西省西部城市宝鸡。宝鸡地处陕、甘、川“咽喉”地带,战略地位十分突出,“七.七”事变后,国民党军政机关经济部、财政部、军政部及省、区、县30个单位在这里设立了派出机构,并设有军事委员会、宝 (鸡)双(石铺)段轻便铁道双石铺车站、国际招待所等,使宝鸡成为抗日战争期间西北战略重镇,也是沦陷区难民云集的地方。中国工业合作协会简称“工合”,于1938年8月5日在武汉正式成立,国共两党一些要员在其中担任要职。国民党行政院长孔祥熙任理事长,宋美龄任名誉理事长,共产党人林伯渠、董必武、邓颖超都参加了理事会,路易·艾黎被任命为行政院技术顾问,负责组织“工合”运动。设在宝鸡的“工合”西北办事处是全国成立的第一个地区办事机构,也成为当时“工合”总部所在地。中国工业合作社宝鸡办事处主任卢广绵以及总务股、供销组、妇女组、合作组、技术组等几个组的负责人在办事处的门口列队欢迎艾黎一行,另外还有几名宝鸡县党、政、军的领导人和社会名流。卢广绵热情的走上前去,双手握着艾黎的手,笑道:“艾黎先生,你好,欢迎你们到宝鸡来。”艾黎道:“谢谢!”卢广绵接着和印度医疗队的队员一一握手,道:“欢迎!欢迎!请大家里面坐。”一行人走进屋里,来到一个小型会议室里,里面布置一新,桌子上放着苹果、香蕉等水果。卢广绵将众人安排坐好,然后站起来发表欢迎辞,道:“各位朋友,各位来宾,首先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希望你们的宝鸡之行留下愉快的印象。今天在座的各位有宝鸡市党、政、军的领导人,也有刚刚来到中国参加中国抗日战争的印度友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向这些关心中国抗战事业的国际朋友表示忠心的感谢……。”致词完毕,下面响起了整齐的掌声。国民党官员甲对着艾黎说道:“艾黎先生,你是中国工业合作社的技术总顾问,但你在宝鸡的时间却非常少,这次来宝鸡不会再走了吧?”艾黎道:“目前,工业合作社的资金压力很大,我需要为合作社发展寻求充裕的资金支持,所以在宝鸡的时间不会很长,过两天我还要去西安。”国民党官员乙一本正经的看着爱德华大夫,道:“印度医疗队不远千里来到中国,宝鸡有很多难民,也有很多的受伤战士,我们希望爱德华大夫能留在宝鸡,用你们精湛的医疗技术,为这里的难民和受伤战士服务。”卢广绵将这位国民党官员的问题翻译给爱德华大夫。爱德华大夫摇了摇头,表示不认可,道:“我们是受印度国大党的委派,专程去延安为八路军工作,据我们所知,延安更需要我们,因此我们必须要去延安。”所有在座的国民党官员均微微难堪,神情带有怒色。国民党官员乙接着说道:“延安对于中国抗战所做的工作很少,我奉劝各位还是留在宝鸡,为国民政府工作。”爱德华大夫严肃的说道:“我想你对延安的了解很少,且对延安存在政治偏见。”国民党官员乙道:“如果你们坚持要去延安,我们也没有什么话说,现在毕竟是两党联合抗日的时候。但你们应该明白,中国抗战的根本和中心在国统区,而不再延安。”爱德华大夫道:“中国的情况和印度的情况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两国毕竟有所不同,因此中印两国人民还需要相互了解,对于我们的立场、认识、原则,我们希望得到必要的尊重,这点在重庆的时候我们已经明确了,我不想在这再说什么。”国民党官员甲微微冲动,怒道:“看来爱德华大夫对延安的了解要比我们多,你们如果站在同情共产党和帮助共产党的立场上,那就大错特错。”爱德华大夫道:“我知道中国西北地区,有很多穆斯林,在穆斯林的《古兰经》里有这样一句话‘谁也不应该在另外一个人面前卑躬屈膝’,我也请你们牢记这句话。”卢广绵闻言,知道爱德华大夫已经满腔怒气,如果照此话翻译过去,怕是要引起激烈的争吵,于是大声翻译道:“爱德华大夫告诫人们要永远忠于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卢广绵说完坐了下来。会场所有的国民党军政要员均热烈鼓掌。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62265939803717&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怎么用宙斯浏览猫咪 ,5?社区免费视频sq sitemap